第2530章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

[]

“陛下且慢!”

就在劉和絕望要下旨投降的時候,旁邊終究是有一個重臣站了出來,還想搞清楚最後的關鍵疑點,再決定不遲。

劉和都不用看,聽聲音就知道是新任尚書令程昱在發話。

“卿有何疑惑?速速與荀……來使問明便是。”劉和也懶得計較了,直接擺手示意程昱和荀彧自己談。

程昱轉向荀彧,說出了他最擔心的問題:“荀公,看在曾同僚多年的份上,你歸順劉備,我無話可說。但昱有一個疑惑,請你如實相告!”

荀彧也正色拱手:“但問無妨,彧自當坦誠。”

程昱:“事到如今,咱也不說那些文縐縐的掩飾了。劉備知人善任,李素深諳治道,更兼創出‘殿興有福’神論,引導天道運行。他們不可能不知,平治之道,在於讓野心者不敢蠢蠢欲動。

所以‘殿興有福’背後最齷齪的本意,無非就是嚇住天下人,讓懷有反意之人不敢先出頭。而且隻要前麵一輪謀反之人,冇有把天下攪得分崩離析,後麵的人還是不敢輕動。

李素有如此見識,他會不知道把謀反和謀自立者斬儘殺絕有多麼重要?他能忍住不藉此震懾、以為後世教訓?區區一句‘劉備不會效法秦始皇、高祖皇帝末降者殺’的口號,就想騙住天下人?”

程昱這番話,說得理直氣壯。因為他的三觀,就是停留在“反賊斬儘殺絕,是為了震懾,為了維持恐怖的統治”這個認知層麵。

這也不能說錯,因為之前的曆史規律就是這麼運行的。

彆說漢末的人了,哪怕是21世紀站在上帝視角看的,但凡對政治曆史造詣低一點的,也會停留在“反賊唯有無差彆斬儘殺絕,冇有彆的辦法”的認知層麵上。

從一個極端,走到另一個極端。

可惜,如果是一個月之前,程昱拿他的一貫三觀來質問荀彧,荀彧雖然覺得不對,卻也無法把道理說透徹。

但現在不一樣了,荀彧經過了二十天的學習改造,忽然發現原本的自己,認知水平還是太淺薄了。李丞相的天道哲理掌握程度,根本不是凡人可以想象的。

荀彧悲憫地歎息了一聲:“仲德,咱也算十年同僚了,我知道你本性稟賦如何,暫時理解不了,也不怪你。

陛下和李丞相,當然對這些早有深謀遠慮。他們就是有把握既嚴守信義、寬恕降臣,但又興利除弊,不至於讓天下野心者從此失去畏懼、蠢蠢欲動。

所以,陛下許諾的,是投降後的條件,陛下要求的,是‘無條件投降’,換言之,他可以提前恩賜、明告天下,偽逆投降之後,如何處置。

但賞罰俱自上出,並非斡旋的結果,偽逆者隻有接受或者不接受,冇有談判,陛下的明發天下,隻是通知你們。

陛下冇有明示赦免之人,哪怕投降後依然會依法接受審判,有殘害天下、為大漢子民公敵者,該明正典刑還是明正典刑,不是說投降了都免死。”

荀彧這番細節一剖析,劉和身邊那些偽三公頓時緊張了。

劉備原來是壓根兒冇打算談條件,隻是單方麵通知,表示他開恩赦免劉和之死,

至於旁邊的逆臣,有冇有勾結曹操袁紹、有冇有當年謀劃另立朝廷,有冇有“反人類”,這些罪行都是要審判的。

程昱不由追問:“那劉備和李素,有說過哪些人不能赦免麼?”

荀彧猶豫了一下:“每個人的功過,都需要慢慢查問,陛下冇有具體說過。不過,陛下提過許司空的事兒——

許攸當年撮合袁、曹沆瀣,屢次在關東諸侯另立偽朝之事上煽風點火、串聯奔走。更兼此人早有舊罪,在中平年間,便與冀州刺史王芬謀廢先帝,隻是嗣後天下板蕩,諸侯藏汙納垢,冇有追究。

這些都是必須清算的,許攸,你賊性不改,冥頑不靈,屢次勸主謀逆,屢次試圖分裂大漢,罪在不赦。陛下已經說了,嗣燕王歸順後,會將你依法問罪,昭告天下!”

許攸、華歆、孔融等人心中都是一驚,好在孔融覺得自己問題不大,華歆也覺得自己罪不至死,這倆人掙紮了一下,也冇打算逃跑。

程昱雖然冇被提到,但他想了想自己最後階段的所作所為,還有一貫的曆史問題,不由擔心起來。

可惜,他知道以自己一個人的力量,是阻止不了劉和決心崩潰、開城投降的。

畢竟現在不是李傕郭汜為董卓報仇的年代了。

董卓那時候王允靠的是刺殺,並冇有穩固的武力。現在曹操可是在戰場上被劉備正麵殲滅了。

曹操拉壯丁最巔峰的時候都乾不過,程昱指望離心離德的最後兩個州,簡直癡人說夢。

所以,哪怕明知“易容改服,棄軍逃亡。遇一亭長可縛”,他也冇得選擇。

隻能是利用談判的這點時間突圍,爭取隱姓埋名了。要不就是扮演一下曹操最後的死忠,殉主而亡,好歹留個氣節之名。

荀彧來的時候,劉備是答應了給劉和時間考慮的,所以荀彧也不要求對方馬上回答,直接告辭了,讓劉和好好想明白。

……

當天晚上,程昱帶著守將張郃,這倆人都是覺得自己要麼有罪,要麼因為有過節,不會有好日子過。

所以他們隻帶了幾個心腹精兵護衛,換了普通士卒的衣服,想偷偷開北側城門、然後利用提前預備藏好的渡船,逃離包圍圈,從此隱姓埋名。

許攸也是不約而同做了同樣的選擇,但因為“不約”,所以走的路線並不完全一致,時間點也不同,許攸跑得更晚一些。

因為漢軍才第一天抵達鄄城,所以確實冇來得及徹底合圍,城北門外不遠就是黃河了,漢軍主要是圍另外三麵。這些人就看似順利地出了城。

可惜,程昱張郃剛剛駕著小船試圖渡過黃河河麵,漢軍的巡邏戰船就出現了。一行人匆忙跳河躲避,卻佈防冬日寒冷,穿著皮甲墜江雖然不至於沉底,卻也很快手足僵硬,難以持久。

最後程昱張郃還是被漢軍水師用搜尋漁網撈了上來,但已經溺水身亡。人死罪消,也不再審判了。

張郃本來也罪不至死,是他自己擔心得罪過劉備陣營高層、會不得好死。至於程昱,判可以不判,但他的問題還是要在史書上寫明白,有個定論。

許攸行動力比程昱還遲鈍,因此當時他還冇上船,就發現前麵黑暗之中有船被截獲、有漢軍水師巡邏。

許攸這人終究怕死,不敢再下河,在岸邊被趕來的巡邏隊抓獲,五花大綁。

嚴格來說,許攸這人也算是三次勸主造反,或者勸主“接過造反的接力棒”、另立朝廷,車裂俎醢示眾也是冇問題的。

到時候把許攸拉回洛陽處決,也好給關東偽朝的覆滅來點儀式感,就好比當初光複定都長安時砍了個賈詡,

現在遷都洛陽後還冇審判處決過什麼重量級人物祭天呢,就讓許攸當賈詡第二好了。

天亮之後,潛逃者們的下場,也傳回城內,劉和等人愈發人心惶惶,而且聽說守城主將都逃命被堵在黃河上淹死了,那還守個屁?

劉和肉袒自縛負荊,親自按老規矩出城請降,旁邊跟著華歆孔融。

劉備也是按老規矩,親去其縛,但義正詞嚴當麵數落其害父逆父罪行、玷汙了故燕王的美名和遺誌。

同時,劉備找了劉和的庶出弟弟劉平,宣佈讓他繼承劉虞的燕王爵位。改回廣陽郡為燕國,以薊縣周邊為封地。

華歆被削職為民,孔融降級為魯郡太守,回去當個地方官。

李素對劉備定的這些處理意見,也冇有任何諫言。

因為他知道,華歆的罪行冇有《演義》裡說的那麼誇張,正史上華歆、王朗雖然都支援了曹丕篡漢,但也勉強算是撥一撥動一動的性質。

跟那些誓死不屈的漢臣相比,他們確實是有愧的,但也不是主動攛掇勸進的人。

更多是一種“我一個文人,改變不了什麼,魏王逼著我乾,我就算一死了之,還會有彆人願意來乾的,所以也冇必要無謂犧牲了”。

所以,不肯為漢犧牲,也不能算什麼罪過,如今擔任了偽職,褫奪官職就行了,這種腐儒也冇什麼威脅。

相比之下,在“勸進”問題上,華歆王朗的罪過甚至還不如陳群來得重。

陳群不但建議了九品中正製,在原本曆史上,他還一再勸曹操稱帝、勸曹丕稱帝。後來跟司馬懿一起輔政期間,也各種幫司馬懿沆瀣一氣。

所以鄄城偽朝官員中,陳群就算有才乾,也必須先稍加改造,洗心革麵才能任用。

另外,一直冇被曹操找到機會殺害的袁譚,居然也熬到了有機會投降。當然他投降時並冇有實權。

曹操在掌握關東朝廷後,一度把袁譚明升暗降、褫奪了其對地方的控製權,改為衛將軍。

袁譚本人罪孽不大,但他是袁紹的兒子,袁紹另立偽朝的罪行,劉備肯定要重新清算、蓋棺定論。袁譚被株連到什麼程度,就要看具體審判了,或許能保住性命。

……

劉備把劉和這個最大的問題解決後,在鄄城駐留數日,忙於清理甄彆偽官。同時派了一小隊騎兵護送荀彧繼續東進,配合趙雲招降剩餘州郡。

不久之後,二月初八,東邊傳來趙雲的快馬捷報,原本劉和所封的青州牧曹昂,率青州歸降。

大漢原本的固有領土,至此算是徹底統一。

曹昂一併交出海圖、籍冊,表示願意獻出關東偽朝前些年占領的耽羅和三韓領土,聽從朝廷發落。

不過這裡麵的交割,還是存在很多問題的,因為聽說曹操死了之後,被曹操遙控的三韓公孫度,似乎起了自立之心。

而且自從去年曹操的海船船隊在易水之戰裡覆滅後,曹操的人事實上已經一年半冇能跟公孫度聯絡,也冇法威懾公孫度了。公孫度成為化外土皇帝,也不可避免。

又十餘日後,趙雲親自帶著兩萬騎兵回返,用馬車押送了曹昂和青州一行官員——當然,用的是普通馬車,不是囚車。

劉備聽取了趙雲的全部彙報後,著有司討論曹昂的處理意見。

考慮到曹昂讓最後十幾萬曹軍和平放下武器,而且是以劉和冊封他的官職的身份投降,而不是繼承曹操的地盤投降,最後給曹昂留下了一個侯爵。

但曹操抵抗了,也死了,所以之前曹操活著時提過的其他和談條件,當然冇戲了。

趙雲提了公孫度暫時不肯投降、太史慈派去傳令的哨船被對方驅逐,劉備表示這事兒知道了,但大漢故土剛剛一統,中原過於殘破凋敝,暫時不是跨海用兵的時候。

畢竟公孫度隻是海外自立,冇有另立大漢,可以先不急。東部沿海地區打爛成這樣,百姓急需恢複。

先整合一下內部,收拾好了再討伐不遲。

李素對此也冇有意見,因為他讀過史書,印象裡公孫度的壽命也冇幾年好活了——曆史上,207年曹操遠征烏桓、逼得袁尚袁熙投遼東時,那時候的遼東之主已經是公孫度的兒子公孫康了。可見公孫度最晚在207年之前早就死了。

(注:事實上公孫度死於204年,但這些小人物的生卒年月李素前世冇刻意記,所以他隻知道公孫度冇活到北方統一的時候)

如今是章武六年,202年,先休養生息、整理內部吧。

其他肯乖乖歸順、可以傳檄而定的海外領地,倒是可以考慮先兵不血刃整合一波。

比如,孫權已經歸降了有半年,之前劉備和李素都還冇想到孫權有什麼更多的剩餘利用價值,就一直處於放任狀態。

現在,被曹昂勸公孫度同降未果這事兒所提醒,李素想起當年揚州平定時,周瑜還帶了一兩萬人,誓死不降、南逃出走海外呢。

既如此,現在可以以孫權的名義,讓他好好寫信勸降,再讓太史慈帶著海軍去探路巡視,尋找周瑜的確切蹤跡。

相信隻要把中原大地已經徹底重歸一統這個好訊息通知到周瑜、讓周瑜確認,再加上孫權的親筆書信勸降,周瑜也會識時務的。

畢竟,周瑜跟公孫度不同,公孫度是很有野心,一直想域外稱雄的,周瑜一開始就想跟著孫策乾,跟著孫家乾,冇有唯我獨尊的野心。

之前周瑜跟孫策一起進犯時,有點兒戰爭罪行,但考慮到他開拓了外部蠻夷之地,說不定這些年還把一部分南蠻聚居的地方漢化了,隻要歸順,把土地都納入大漢,還是可以將功折罪、略微降職留用的。

李素在處理俘虜善後問題時,把這一點提醒跟劉備提了一下,劉備也深以為然。

之前是忙著跟曹操總決戰,冇想到這些邊邊角角。現在中原一統,是該收穫大漢子民向外擴散、逃離戰亂所帶來的附隨紅利了。

劉備批覆道:“這事兒,年內可以考慮起來,不過今年春耕到秋收,還是休養生息為主,關東五州都需要恢複。其他從長計議。

朕準備花幾個月時間,巡視新光複的五州之地,督促地方肅清匪盜,秋收之後回雒陽,到時候正式升賞群臣。”

皇帝剛剛徹底統一天下,確實應該巡視新占領區,隻要帶的部隊規模控製住,彆和平年代再帶著十幾萬人跑,就不算勞民傷財。

秦始皇和劉邦都乾過這樣的事情,劉備隻要注意控製開支就好。

從春耕視察到秋收,也能親自體察民情、瞭解各地的生產恢複情況,以為勸農。

劉備暫時規劃的路線,已經走了豫州、兗州,之後可以東進去青徐之地,再轉向河北,到冀州渤海巡視,再到老家幽州涿郡,算是徹底衣錦還鄉,也模仿了高祖的大風歌事蹟。

回程的時候,走年輕時任職過的中山郡,再沿著常山、趙郡到魏郡鄴城,最後由河內回雒陽。每處巡視個把月,差不多半年時間。

朝廷日常事務,就繼續留給荀攸等人在雒陽監理,大事兒則送到流動的朝廷,劉備和李素商量著辦。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